ofo区块链项目GSE Lab浮出水面,区块链是共享单车的救命稻草么

近期,关于 ofo 小黄车大量裁员,多位管理层人员离职,资金链条出现断裂的新闻铺天盖地。尽管 ofo 官方已明确否认,但是 ofo 小黄车资金链断裂的猜疑仍不绝于耳。

推测 ofo 小黄车面临困境特别是资金紧张的论断的主要依据是新一轮的融资迟迟未到。原来与 ofo 交好的阿里,成为了哈罗依靠的大树。ofo 方面公布的最近一次融资是今年 3 月 13 日。ofo宣布完成 E2-1 轮融资 8.66 亿美元,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此后于信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不久 ofo 还将有一笔新的融资进账,“应该不会等太久。”但这笔计划中的融资目前还未得到官方宣布。易观方面的数据显示,2018 年 2 月,国内共享单车 APP 活跃用户覆盖率前三位分别是 ofo、摩拜和哈罗。占比分别为 50.89%、49.14%和 5.64%。哈罗单车虽入局晚,但通过差异化运营方式和阿里增资,已成为共享单车市场中的有力竞争者。哈罗迅速崛起,摩拜虎视眈眈,而 ofo 的新一轮资金还未到位,下一轮的市场份额争夺,ofo该如何应对?

在国内还在热火朝天的探讨拒绝与摩拜合并,宁可裁员降薪也不接受滴滴的收购邀约的戴维,这次是否仍然会坚持独立运营的立场还是会屈服于下一个资本的时候,白鲸财经关注到此前被怀疑是 ofo 在新加坡布局区块链项目 GSE 的官网(https://gse.fund/)已经悄然上线,GSE 的白皮书在网站首页上也是赫然可查。这是否意味着 ofo 团队把解决资金问题的宝压在了海外区块链上了呢?毕竟区块链是时下的热点,但凡沾上了区块链的项目融资都来的相对又容易又迅速。

ofo 小黄车和区块链或明或暗的关系从可查材料来看始于今年 2 月。2018 年 2 月 8 日,根据以太坊区块浏览器显示,ofo 链(ofo chain)正在测试网络,发行基于 ERC20 的代币,代币总额达 1 亿元 ofo。虽然 ofo 当即回应称网络测试和 ofo 没有任何关系,是冒用 ofo 品牌蹭热点的行为,但 ofo 进军区块链的消息自此发酵。特别是今年 4 月份,ofo 小黄车在新加坡的 App上上线了骑行挖币的活动。这个好似市场推广的活动被国内外多家媒体认为,并不单纯。用户可通过骑行 ofo 获取相应的 GSE 代币。用户在 ofo 里记录的骑行里程和时间越长,用户可获得的 GSE 代币量也越多。GSE 是 GSE Lab 发行的代币。ofo 方面表示和 GSE Lab 只是合作关系。但 GSE Lab 于今年1月刚刚成立的。从官网信息来看,GSE Lab 此前并没有和什么其他公司有过合作。在GSE 的白皮书中团队构成中有一位名为 David 的顾问和 ofo 创始人戴维的履历也十分匹配,ofo和 GSELab 的关系就相当的微妙了,GSElab 的幕后就是 ofo 也可以说是合情合理的推测。

GSE 官网(https://gse.fund/)上的白皮书中提到  GSE Lab 的官方定位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共享经济的平台。GSE Lab 设定通过绿色出行的方式挖矿,构建线上线下生态扩大 GSE 的使用维度。白皮书介绍,发行代币的出发点希望是用户可以通过绿色出行的方式得到 GSE 而非通过计算机的能耗来获取 GSE 的所有权。GSELab 将以自行车共享业务为切入点,建立根据用户使用情况计算 GSE 的激励机制。根据骑乘记录在每个间隔中令牌创建的数量,按照公式在合格的用户中进行分配代币 GSE。而 GSE 作为 GSELab 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单位可以交换该平台上提供的所有的服务。GSE 是一款基于以太坊的虚拟代币,总量为 100 亿枚,目前持币地址有 17 个。

GSELab 将采用绿色挖矿和记账俩种分配机制。以实现基于线下骑行使用量的分配和基于记账贡献量的分配。在共享经济生态系统中 GSE 的使用计划还将扩展到人工智能等其他领域。GSElab 积极搭建线上线下多个应用场景,提高 GSE 的流通性。GSE 的整体发展依托于成立于新加坡的基金会。底层协议需要更改时,信息公开透明,社区所有节点均可通过投票机制参与社区的的运行和维护。

细读 GSE 的白皮书会觉的似曾相识。这样的的共享经济结合区块链的逻辑的确不是第一次出现。新加坡单车品牌 oBike 发行 oCoin 的逻辑与之神之相似。今年 1 月,oBike 在自家共享经济体系中发行代币 oCoin。获取代币的方式同 GSELap 的如出一辙。包括代币的使用宽度也采用线上线下互补的方式,为达到提高流通的目的。连愿景的规划也十分相似,希望以共享单车为起点,拓展共享汽车等多个方面,建立一个融合性的共享经济大平台。

oBike 和 GSELab 最大的不同来源于 oBike 已经明确发行的 oCoin 对私模机构开放。而在 GSE 的白皮书中还未明确涉及到募资,但就发行代币的地域选择上可以大胆怀疑有海外募的资倾向。海外 ICO 也确实是一种解决资金问题的方法。此外,就代币可使用的具体场景来说,oBike 已明确用户可以在在音乐内容社区,流行直播应用程序 Up live 中用 oCoin。虽已有 oBike 的前例可借鉴,但 GSE 的白皮书中仍未具体到合作方以及 GSE 可使用的具体方式。

对比 GSE 的白皮书,oBike 探索区块链的思路更加清晰。但不管是 oBike 还是 ofo,都表明共享经济开始了探索区块链商业模式的进程。区块链的出现让不少人质疑,共享单车的模式本质上并非真正的共享,实质上偏向租赁。单车的投放,维护和推广等仍然主要依靠的是公司。而共享经济强调的是“弱化所有权、强化使用权”的理念,最大限度激活了“闲置资源”。不少人认为目前所谓的共享经济其实距离这个目标还是有一段路要走的。而区块链技术通过在网络中建立点对点之间的信任,去除价值传递过程中介的干扰,既公开信息又保护隐私,既共同决策又保护个体权益,为实现共享经济提供了全新的技术支撑。因而区块链一出场,共享经济就跃跃欲试。GSE 的白皮书中提到,单车属于社区,属于大家,不属于某个企业,也不属于某个个体的预设。单车的维护运营和推广由社区中的每个人完成。这样可降低成本提高使用率和单车寿命。用户也可以享受到更高品质的服务。

不仅仅是共享单车,区块链的特质也契合共享汽车,共享房屋等领域的需求。共享经济对区块链的呼唤是强烈的,但区块链浇灌共享经济,究竟能开出什么样的花,还需要等待。究竟共享经济应该如何使用区块链技术,俩者的结合又能给企业和用户带来什么样的变化还需要实践的检验。


【本篇文章属于白鲸财经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